中阳国际期货  当地时间5月10日,纽约联储官网显示,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John C. Williams)在一个国际经济研讨会上表示,乌克兰战争、持续的Covid-19大流行相关的供应中断正在加剧近期通胀压力和全球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纽约联储主席是美联储利率决策机构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永久票委。

威廉姆斯表示,如今美国货币政策面临的挑战很明显:在保持强劲经济的同时降低通胀;距离2%通胀的长期目标还很遥远。

今年3月,美国个人消费支出平减指数(PCE)达到6.6%,部分反映了全球食品和能源价格的上涨。而不包括能源和食品成本的美国核心通货膨胀率也上升至5.2%。

威廉姆斯表示,有三大失衡正导致经济过热和高通胀。

首先,疫情的影响增加了对耐用品和住房等方面的需求。需求增加的同时,这些部门的供给正受到疫情的不利影响。

其次,劳动力市场的总体需求远超现有供给。职位空缺与失业人数的比率接近历史最高水平,工人以创纪录的速度辞职,而雇主正在抬高工资。

最后,全球供需失衡也导致了供应链问题,影响了运输的可用性和成本,以及生产中的各种投入,这也包括用于制造汽车的半导体芯片。乌克兰战争等进一步限制了全球商品和商品的供应,包括食品和能源。

当地时间5月4日,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至0.75%-1.00%的区间,是美联储近20年来首次加息50个基点。此外,美联储还公布了计划于6月开始的缩减巨额资产负债表的计划。
     威廉姆斯表示,在采取上述行动之前,FOMC就已经传达了提高目标联邦基金利率和缩减资产负债表的途径,并对整体财务状况产生了有意义的影响。例如,自年初以来,两年期国债收益率和30年期固定利率抵押贷款的利率均上涨超过2个百分点。

“我们的货币政策行动将给需求端降温。我预计,供应面的问题将随时间而解决,而美国和世界各地的供给也将实现再平衡。”威廉姆斯说道。

威廉姆斯还表示,预计2022年的核心PCE通胀率将接近4%,然后在明年降至2.5%左右。预计通胀将进一步下降,以接近2024年2%的长期目标。

“我预计劳动力市场和经济将继续展现实力和韧性。2022年,我预计GDP增长将在2%左右,失业率将保持在目前的低水平附近。”威廉姆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