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阳国际期货  原油价格自中国多地疫情反复以来沉寂了一个多月,如今又有突破上行之势。布伦特油价再度突破110美元大关,周五收报113.22美元/桶。

随着夏季需求高峰临近、欧盟原油进口禁令预期增强,蛰伏多时的原油多头蠢蠢欲动。这会否导致今年的第二波大宗商品涨价“冲击波”卷土重来?

欧盟原油进口禁令预期增强

欧盟内部正在就禁止俄罗斯原油和石油产品的提案进行讨论,包括在6个月内逐步淘汰俄原油,到2022年底逐步淘汰俄石油产品。之前的主要反对国家德国表示同意该提案,欧盟为了通过该提案可能会对匈牙利和斯洛伐克进行部分豁免。

受此影响,近期市场对俄罗斯出口下降的担忧增加,支撑油价上涨。事实上,一季度市场担心的原油供应下降问题还并未化为现实。“俄罗斯4月1日~28日的原油出口量不降反升,环比上涨17%,创历史最高值。”中银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策略主管傅晓对记者表示,“但5月15日开始,随着相关禁令的生效,实物市场可能更加收紧。换言之,地缘政治风险对原油市场供给带来的影响还远未体现。”

近日,欧盟在不断调整禁运俄罗斯原油和石油产品的提案,以便令欧盟成员国全体通过该提案。部分东欧国家表示反对,因为其对俄石油产品的依赖度较高。为了争取这些国家的支持,匈牙利和斯洛伐克将能够在2024年底之前从管道中继续采购俄原油,而捷克可以继续购买俄原油到2024年6月,前提是其南欧原油管道不能提前投产。保加利亚也要求豁免,但尚未得到欧盟内部同意。

傅晓表示,欧盟的制裁升级,禁止欧洲船只和公司向俄罗斯原油和石油产品贸易提供服务,包括船运保险,过渡期一个月。这项提议受到希腊、马耳他和塞浦路斯的反对,因为它们的船队在欧洲最多。为了争取这三个国家的同意,欧盟将过渡期延长至3个月。尽管如此,周五欧盟内部仍未达成一致。如果未能在近期达成一致,欧盟外交部长会议将于下周举行,以达成政治协议。据报道,匈牙利仍在反对,其需要五年时间和巨额投资对炼油厂和管道进行改造。

OPEC+小幅增产但产能不足

与此同时,OPEC+虽然在周四表示6月小幅增产43.2万桶/日,但多头仍对OPEC+的产能存疑。

目前,油价已在需求回暖、乌克兰局势发酵的助力下再度飚升。这样的背景下,OPEC+本应热衷于以大于平时的速度增产,但它一直没有这么做,许多成员国甚至无法增产至配额水平。

有调查还显示,OPEC+4月的日产油只比3月增加4万桶。去年10月以来,除了2月,OPEC+都未能达到承诺的增产配额。“难点在于很多产油国缺少增产的能力,原因有很多,比如投资不足,疫情更是恶化了这一问题。OPEC+成员国中,利比亚和尼日利亚增产难度最大,前者4月份因为油田和码头被封锁一度减产55万桶/日。尽管供给缺口被沙特和伊拉克弥补,但不足以完成产出目标。”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纳扎扎达(Fawad Razaqzada)对记者表示。

既然该组织无力完成产出配额水平,月复一月地批准增产意义何在?有交易员对记者表示,简单来说,OPEC+不想发出错误的信号。该组织迄今增产幅度不理想引来了很多争议,外界质疑其究竟是不能增产还是不愿增产。如果OPEC+将产出目标设置在更低的水平,部分成员国更有借口不达到产出目标,最终导致市场供应匮乏。
     除此之外,美国拜登政府计划在今年秋季进行6000万桶原油的采购招标,5月5日布伦特原油主力合约价格一度达到114美元/桶,日内涨幅达到4美元。目前美国政府将会采购的具体原油品质和相应的数量尚未确定。同时,可能会使用固定价购买而不是浮动价格。资金来源是之前的SPR(战略原油储备)出售所得。

“但是,什么时候开始进行交割尚未确定,需要等石油需求不好以及原油价格下降的时候。此举意在增加SPR储量以防日后突发情况,同时,可能会侧重采购美国本土原油以鼓励本土生产商提高原油产量。根据EIA的数据,截至4月29日,美国SPR库存量下降至5.49亿桶,远低于年初的5.9亿桶。”付晓表示。

有交易员认为,目前油价正在初步试探120美元/桶大关。“布伦特原油在100美元的心理大关上方盘整了数周,或已在该位附近筑底。如果能守住趋势线并向上突破,价格或再上台阶,进入110~120美元区间。在俄罗斯原油禁运和OPEC+当前政策姿态助力下,继续上涨的几率尤其高。” 纳扎扎达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