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美国总统大选吸引了全球目光。

过去四年,在以离经叛道而出名的特朗普总统任内,美国一跃成为全球最大油气生产国。油气生产超级大国的地位赋予了美国总统更多的外交政策选项。

美国得克萨斯州石油小镇。图

美国得克萨斯州石油小镇。图|新华社

特朗普以其津津乐道的极限施压,对伊朗和委内瑞拉这两个历史悠久的欧佩克产油国进行打压。全球石油供给侧从欧佩克雄霸天下演变为欧佩克+共治。在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美国、俄罗斯与沙特上演三国演义局面,最终多方达成了史上最大规模减产协议。

不同于特朗普横冲直撞的政治素人形象,政界常青树拜登以温和为人所知,在外交、能源等多个议题上都与特朗普意见相左。这也意味着,全球唯一超级大国同时也是油气超级大国的美国,未来四年将以另一种方式深刻影响全球石油市场。

文 | 张龙星 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油品事业部总监

1

欧佩克+或许风光不再

20世纪70年代起,历任美国总统热衷于在白宫,在聚光灯下向世界宣扬美式民主,时时不忘敲打各路“强人”。

然而,非典型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此兴致索然,从俄罗斯总统普京,到埃及总统塞西,到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再到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自上任以来,特朗普毫不掩饰其对全球“强人”领袖的特殊好感。

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沙特王储萨勒曼,这两位拥有石油金权影响力的“强人”领袖,显然是特朗普心仪的合作对象。

2020年4月20日,美国休斯敦的一家石化工厂。

2020年4月20日,美国休斯敦的一家石化工厂。

2018年全球原油产量46亿吨,美国为6.7亿吨,俄罗斯为5.6亿吨,沙特阿拉伯为5.2亿吨,三国原油产量达到全球产量的38%。

特朗普、普京与萨勒曼王储分别作为美国、俄罗斯与沙特的核心人物,三者之间是当前原油供给侧维持弱平衡的关键,因此三人都有意愿互相成全其他两方。

尽管特朗普欣赏普京,但这并不代表特朗普对普京乃至俄罗斯国际地位和战略目标的认可。美国与俄罗斯之间严重的历史和结构性矛盾无法化解。

作为实用主义者的特朗普与普京之间互相利用、互相补台。

由于缺乏在美经历,萨勒曼王储不如沙特其他亲王在华盛顿人脉深厚。但是,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2016 年 11 月,特朗普刚刚确定当选美国总统,萨勒曼(当时还不是沙特王储)就派遣亲信到访美国,并确定了“驸马爷”库什纳为主攻方向。此后,萨勒曼逐渐与新一任美国政府建立起一种不为外界熟知的联系。

2017年3月,特朗普就任总统不久,萨勒曼(时任沙特王储继承人)就前往华盛顿拜码头,与库什纳“相见恨晚”,建立了密切关系。

特朗普投桃报李,上任后首次出访目的地就是利雅得,而不是按惯例去邻国加拿大或者墨西哥,这其中库什纳的大力推动功不可没。当然,精明的商人总统特朗普也收获满满,为美国签下了合同总额达1100亿美元(约合7242亿元人民币)的军火销售大单。

自2017年上台以来,特朗普家族企业积极进军中东,收获颇丰。沙特阿拉伯在特朗普总统任内积极推动了权力交接。

特朗普在任内获封原油第一交易员,往往一条推特就能引起石油市场的波动。这是因为,页岩油气革命大获成功后,近年来美国成为全球最大原油生产国并且实现了石油净出口。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和传统能源出口国生产商之间的矛盾逐年激化。特朗普充分利用了美国全球唯一超级大国及油气超级大国的地位影响了油价走势。

拜登不是特朗普这样的商人,他只会在意识形态上采取更强硬的态度,欧佩克+存在的基础将受到挑战。

但是,沙特阿拉伯是全球最大常规石油生产国,机动生产能力最强,沙特阿拉伯作为美国页岩油产业协调者及缓冲器的作用日趋重要。同时,力不从心的美国正在逐步撤出中东,如何维持与中东最可靠盟友——沙特的关系呢?可以预计,拜登会逐步撤出美国在也门的军事存在,削减对沙特主导的也门联军的军事援助,与沙特王室关系可能降温。

在俄罗斯问题上,特朗普一贯态度暧昧,拜登则不同,他已经明确表示俄罗斯是美国最大威胁,美国对俄罗斯的战略空间会进一步收紧。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石油市场疲软,欧佩克+的存在与油价托底对于美国高成本的页岩油气企业具有保护意义。预计在低油价时,拜登可能对欧佩克+会有更多容忍,在高油价时,则会动用多种手段包括NOPEC法案(禁止石油生产和出口卡特尔法案)等制衡油价。

拜登就任总统,美国、俄罗斯与沙特阿拉伯三国关系将发生变化,进而改变目前的全球石油平衡。

2

伊朗仍是重要待办事项

特朗普任内,伊朗与委内瑞拉面临美国步步紧逼的极限施压。截至2020年10月,伊朗与委内瑞拉的原油出口总量仅为61万桶每天,远低于截至 2018 年 5 月实现的400万桶每天的峰值。

伊朗德黑兰,一名司机在加油站加油。

伊朗德黑兰,一名司机在加油站加油。

出口总量下跌的主要原因是伊朗出口量锐减,降幅达到了247万桶每天。委内瑞拉经济形势堪忧加之生产条件不佳,即使没有制裁,重返市场的委内瑞拉原油对市场冲击也有限。但是,伊朗原油重返市场将冲击供给侧,影响本就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而供需失衡的石油市场。

拜登担任副总统与奥巴马搭档期间,伊朗核协议得以达成。因此,外界普遍预测拜登会修正特朗普的极限施压做派,转而推动伊朗重返核协议。

尽管拜登的首要任务将是围绕新冠肺炎疫情的国内议题和中国议题,但是,伊朗仍将成为其重要待办事项。

2021年是伊朗大选年,由于美国的极限施压,伊朗强硬派将有可能主导对美谈判,则谈判难度会有所增加。

如果伊朗和美国同意回到伊核协议中来,伊朗需要时间来降低浓缩铀的供应,同时联合国的检查必不可少。

美国页岩油气革命成功之前,伊朗和委内瑞拉作为欧佩克历史悠久的产油国是美国廉价进口原油的保障之一,深受产业下游客户追捧。如今,贵为全球第一大原油生产国的美国,国内石油生产商对廉价进口原油持抵制态度,而石油生产商云集的得克萨斯州是共和党铁盘深红州,这也是特朗普极限施压的民意基础之一。

特朗普是强有力的行动派,在其任内,煤炭、石油及液化天然气等化石能源项目获得了资金支持,基础设施建设得到批准,化石能源出口大幅增加并成为特朗普政府撼动全球能源格局的杠杆。但由于页岩油气的快速消耗与衰减,最终可能导致十年后美国国内石油产量快速而剧烈的收缩。

石油生产商可不是民主党的基本盘,而伊核协议也是奥巴马津津乐道的政治遗产,这就决定了拜登更倾向于通过多边国际对话机制协商解决伊朗核问题。

3

两党更替对美石油行业影响有限

民主党对本土石油钻探开发一直持保留态度。拜登多次在竞选活动中阐述了能源政策调整的思路,这也与民主党一贯重视环保,关注气候变化的施政理念一脉相承。拜登就任总统,意味着美国国内石油产量将出现缓慢稳定的下降。

拜登对页岩油气革命核心技术——水力压裂技术持反对态度,这一直是特朗普的攻击点之一。

拜登的竞选伙伴贺锦丽,特意在答辩环节重申了拜登的能源政策——禁止在联邦土地和水域上开辟新的油气许可,支持能源转型,但不寻求快速的变革以避免对化石能源行业就业的冲击。

这种表述得到了环保组织的赞赏,同时也缓和了油气行业选民的抵制情绪。

但中短期,我们仍不可忽视“禁止联邦土地和水域开辟新油气许可(新钻井)”的影响。由于没有新井和老井的衰减,拜登的第一个任期结束时,美国原油产量可能减少约200万桶/天。

拜登说过要禁止水力压裂技术,但也说明了是针对联邦土地上新的开发商,由于联邦土地有限,对页岩油气冲击有限。彭博社援引政府数据报道,美国约95%的石油和天然气产量来自于水力压裂。尽管大多数压裂活动发生在私人土地上,但是,根据咨询公司ClearView Energy Partners的数据,2019年联邦土地上的石油产量约为美国总产量的6.5%,天然气占10%。

拜登提议禁止在联邦水域进行海上钻探,这将产生巨大影响。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2019年,墨西哥湾原油产量约190万桶/天,占美国总产量的约15%。

特朗普在其总统任内,对美国本土石油行业从勘探、开发、生产到出口各环节都全力以赴地支持。相较之下,拜登会重新回到民主党限制本土石油行业的轨道上,但是这种回归的轻重缓急取决于对国际国内环境的综合考量。

奥巴马总统任内,美国原油产量持续上升,且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首次放开了原油出口,这与美国页岩油气革命大获成功是密不可分的,也侧面说明了两党更替对美国石油行业的影响并非决定性的。

拜登不会像特朗普那样直接控制油价的下跌,倾向于恢复巴黎协定,控制碳排放,美化石能源产业难以在拜登任内大发展。但是,考虑到能源转型的复杂性、艰巨性与长期性,拜登难以在任期内立竿见影地改变美国能源结构,对页岩油气的影响相对有限可控。

4

石油需求峰值论盛行

20世纪70年代,石油生产峰值是显学。同时期,罗马俱乐部鼓吹的《增长的极限》大热,资源萎缩稀缺与人口高速增长成为当时人类的共同关注点。

河北省承德县的一家加油站工作人员完成加油后放回油枪。图

河北省承德县的一家加油站工作人员完成加油后放回油枪。图|新华社

但是今天,中国已经开始面临老龄化、少子化问题,全球范围内石油需求峰值成为高频词,驱动石油需求峰值出现的主要因素是能效提高、道路交通电气化、规制政策、环保和社会压力。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的大背景下,2020年世界正在经历有史以来经济最困难的一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20年GDP增长率为-4.9%,为有史以来最低水平,而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世界GDP也仅仅下降0.07%。

受疫情影响,2020年第二季度多国经济都遭受了历史性重创,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其中,美国2020年第二季度GPD增长率为-31.7%;欧元区GDP同比下降14.7%;印度GDP同比下降23.9%;中国第一季度GDP增长率为-6.8%,第二季度经济复苏,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经济增长率为正的国家,GDP增长率达到3.2%。

行业咨询机构雷斯塔能源发布最新报告称,由于全球致力于推动低碳能源转型和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影响,全球石油需求将在2028年达到1.02亿桶/日的峰值,比此前预计的2030年提早两年。

不同利益方对于需求峰值预测大相径庭。供给侧的代表欧佩克认为全球石油需求未来20年内都不会见顶,并将在2022年超过疫情前的水平,在2035年后开始稳定增长。石油巨头沙特阿美也表示,石油需求峰值在可预见的未来仍然遥遥无期。

与之相反,石油巨头BP在其9月的年度展望中提出,2019年全球石油需求可能已经达到了峰值。国际能源署在其最新的《世界能源展望》报告中表示,全球石油需求将在2030年左右触顶,但是,由于石油市场受新冠肺炎疫情长期打击,全球石油需求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恢复,并且达到的峰值也将不及此前的预期。

石油需求峰值论的盛行标志着人类认知的改变,只有枯竭的能源,没有枯竭的思想。石油需求峰值论与美国两党更替、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相结合,意味着未来四年乃至更长时间里,全球石油市场将出现深层次变化。
    欧佩克+存在根基可能受到挑战;伊朗可能重返国际石油市场进而冲击全球石油出口秩序;随着石油行业相关补贴与支持可能的退出,高成本的美国页岩油气企业将面临“明斯基时刻”,美国可能难以维持全球第一大原油生产国的地位;由于工作及生活习惯被疫情大幅改变,石油需求峰值可能提前到来;美国重返巴黎协定,在环保要求进一步严苛推动下,新能源将获得更大发展空间。

拜登的上台是传统美国政治人物的回归,美国会从特朗普任内“一头闯进瓷器店的大象”的形象回归为国际秩序维护者与监督者,拜登对美国能源政策会有调整有布局,但是世界能源格局变化已非美国一己之力可以左右。

于中国而言,应努力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提升中国在国际石油市场的话语权与影响力,产业与金融更好结合,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新能源发展毫不懈怠,练好内功走高质量发展之路,实现以不变应万变。



BRAVO MARKETS PTY LTD是一家澳大利亚金融服务公司,由ASIC授权(许可号:305908 )。文华财经外盘期货合作单位!